各地老區
北京 | 天津 | 河北 | 山西 | 內蒙古 | 江蘇 | 安徽 | 山東 | 上海 | 浙江 | 江西 | 福建 | 湖南 | 湖北 | 河南 | 寧夏
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
四川 | 重慶 | 貴州 | 云南 | 黑龍江 | 遼寧 | 吉林 | 廣東 | 廣西 | 海南 | 陜西 | 甘肅
  您現在的位置: 中國老區網 > 老區情 > 正文
 
我和祖國同行
2019/9/30 10:58:53   中國老區網     瀏覽量:  評論
    字號:
 
 

  金秋的風詮釋著豐收,唱響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。明天就是祖國的生日,透過歷史的眼眸,我們站在歲月的肩膀上遠眺,中國道路正在給這個古老的國度帶來嶄新局面。從積貧積弱的“泥足巨人”到“東方巨輪”的70年巨變中;在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,英勇無畏、百折不悔的曲折探索中;在當下蹄疾步穩、砥礪奮進的深化改革進程中。沿著中國道路闊步前行,取得了極不平凡的成就。作為見證者,我講述了自己印象最深的出行史記。

  我是搭著上世紀60年代的末班車出生的,聽著外祖父、母講那過去的事長大。小時候,父母親在安溪縣工作,我和外婆生活在一起。對童年時光的記憶,就是在外婆的陪伴下,頻繁地在南安與安溪之間上演枯燥而漫長的“雙城歷險記”。

  那時,我們到安溪去,都是搭泉州往安溪的過路班車。因為班次不多,發車時間也不準時,通常要提前一兩個小時去候車。每逢星期六一大早,外婆帶著我,提著大包小包從家里出發,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車站。到了車站已是腰酸腿軟,擠上了車又沒有座位,只能一路站著。最痛苦的還是暈車,因為路況不好,一路顛簸,幾乎每次坐車我都會嘔吐。更可氣的是,或許是心理作用吧,知道要坐車,提前一天就會頭暈,還沒上車一聞到汽油味就吐。每次到了安溪,胃里都吐得沒半點東西,腳好像也不在自己身上。在安溪住一天,星期天返回南安,重復一遍前一天的故事。

  有時錯過班車,只得雇用大后架的自行車。我坐中間,外婆坐后面。道路坑坑洼洼,擔心會從車上掉下來,一路上雙手都要緊緊抓住車子。遇到上坡,自行車師傅的腳力夠不上,要下車幫忙將車推到坡頂。這樣循環反復,上上下下,到達后也累得全身酸痛無力。我一直夢想著這種交通狀況能得到改變。

  1979年,我轉學到安溪讀書。每逢節假日就從安溪回南安看望外婆,依然在這條路上來回奔走,只是比先前少了些“皮肉之苦”。因為從安溪是首發站,提前可以買到坐票。當然也要提早到車站候車,等車的時候還不能走神,得注意聽廣播,提著行李排隊檢票,上車時還得鉚足了勁往上擠,要不然座位被別人占了的話,人家可不管你有沒有票。

  有一次,我獨自從溪美去安溪,因為搭泉州的過路車,上了車卻沒有座位了,只能站著。那時個子還小,一路上搖搖晃晃,又沒有外婆或父母的幫忙,連站都站不穩。正被晃得暈暈乎乎時,突然聽到有個聲音叫我。轉頭一看是父親同事的兒子,一個在讀高中的小伙子。大哥哥大概是擔心我摔倒,便將我抱到腿上坐著。一會兒,我那暈車的老毛病又犯了,一陣驚心動魄的翻江倒海,大哥哥渾身上下瞬時變得“五彩斑斕”。盡管這件事已經過去好多年,每每想起仍令我尷尬不已。

  日子像蝸牛一般不緊不慢地走著。上世紀80年代初期,父母親調回南安工作,我才得以告別這種近乎“煉獄”的煩惱。

  這之后,我的新家就安置在防疫站的宿舍,周末和假日我就住到外婆家,兩地相距約兩公里,幾乎都是走過去的,那時候也不曾想起要坐車去。父親有空的時候,也會用自行車送我。這時候,迫不及待地想要學習騎車,渴望能像一位騎士般坐在車上,威風八面地隨意馳騁。可是自行車都是高個的,像我這般的小屁孩,推著車都有些蚍蜉撼大樹的感覺,為此沒少栽跟頭,時常摔得鼻青臉腫。

  上世紀80年代中期,表姐出嫁。結婚那天,我被派去做“客仔”,早早的大家就在等迎親的隊伍。只見兩輛拖拉機“突突……”地開到大門前,把嫁妝搬上拖拉機后,新郎新娘再爬上拖拉機,然后送親的隊伍也擠進小小的拖拉機上。走在鄉村小道上,搖晃得厲害,沒一會兒就將好些人都給折騰暈了,卻依然熱情不減,一路上笑聲、鞭炮聲不絕于耳,開心得不行。現在條件好了,結個婚的排場都很講究,婚車的品牌、顏色、數量等等都要細細安排,一大車隊浩浩蕩蕩地從娘家出發,再浩浩蕩蕩地來到婆家,還要錄下來做紀念。不過,還是特懷念當時的結婚場景,簡單、樸實,卻洋溢著濃濃的鄉俚氣息。

  踏出校園后,我在一家國營企業工作。這時期,上班沿途都已是平坦的水泥路,一到下班時間,從廠大門涌出的自行車潮,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。許多周邊的群眾就都跑來,站在路邊圍觀,流露著羨慕的目光。

  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。”不知不覺進入上世紀90年代,道路越來越平,越來越寬,越來越直,越來越多。車也越來越多,越來越好,舒適度越來越高了。我那暈車的毛病竟不治而愈,閑時便和朋友一起坐著車兜兜風。那時候,摩托車開始逐步成為了人們的新寵,成了一個家庭走向富裕的象征,能夠騎著摩托車游走于大街小巷總會吸引不少新奇的眼神。也是在這個時候,道路上的“三腳”摩托、小貨車、農用車、客車開始多了起來,出趟門也十分方便了,不用再像小時候那樣起早貪黑、提前買票了。

  1992年,我的一位朋友建起新房,特意預留了一間車庫。當時許多家庭才剛剛解決溫飽問題,這位朋友卻敢奢望擁有私家車?我異常驚訝,這不是天方夜譚嗎?朋友說,發展步伐這么快,我相信國家的發展能力,現在買不起,但或許不久的將來就能買上,所以必須預留車庫!朋友說話時滿滿的自信,我似懂非懂。又過了兩三年,我就自己擁有一輛心儀的摩托車,用它接送孩子、上班方便了許多。這時,再回想朋友當時的話,心里徒增了幾分亮堂。

  到了21世紀初,到處煥發出發展的盎然生機,小轎車日益增加。我也趕時髦拿了汽車駕駛證,家里也添置了一輛小汽車。每次開車時,我就在想,外婆要是還在就好了,我可以載她到安溪看看舅舅,可以經常載著她到處去串門。

  2016年底,外甥女要出嫁,我被邀去送親。迎親隊伍開來了十一部白色小車,說是代表‘一心一意,純潔無瑕、白頭偕老’。這車隊成了一道風景線。

  看今朝,路網四通八達,汽車比比皆是,許多城市都開通動車、地鐵。交通發展讓出行便捷,拉近了時空距離,不以山海為遠,山里的孩子去看大海不再是夢想;城里的孩子去山里領略峰巒秀美、古藤纏繞,不再是童話故事;年老的父母不用翹首以盼工作在外的孩子回家;山里早上摘的蔬菜,中午就在城里的餐桌上;海里的海鮮趕上山里的集市。很多時候,出個門,搭個車,成了欣賞風景、放松心情的方式。百姓的幸福指數提升了。

  70年彈指而過。一代代青藍相繼,不懈奮斗,我們的國家,我們的家鄉走出了昔日的貧窮落后,造就了今天的繁華興盛。70年如滄海一粟,但我有幸,在我人生的最美時光,碰上了這大好時機,得惠于改革開放所帶來的巨大福音。當我們分享改革開放的紅利時,更應該不忘初心,感恩過去,珍惜當前的美好生活,為實現偉大的中國夢而攜手奮進。新的征程就在眼前,在未來的道路上,社會主義中國有能力書寫更精彩的故事。世界,將看到更美的中國風景。

  (南安市老區建設促進會 吳培希)

編輯:李自超
相關閱讀:
廣寧老區動工投產一批重大項目獻禮新中國70華誕
海安市召開《海安市革命老區發展史》編纂工作座談會
為吉林省延邊州老促會點個贊
汕尾市城區老促會國慶節前開展慰問困難烈屬活動
濮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臺前縣委書記常奇民為黨員干部講黨課
首都北斗星東方藝術團赴老區青川縣開展慰問演出
今日推薦
視覺焦點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友情鏈接 | 版權聲明
中國老區建設畫報社 版權所有.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
地址:北京德勝門外北沙灘1號16信箱 郵編:100083 電話:010-63838697、63838724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(中國老區網)
广东福彩快乐十分最新开奖